首 页
分析预测
供求信息
农产概况
价格行情
政策法规
最新要闻
农业科技
   当前位置: 主页 > 供求信息 >
 
屡遭袭击 一个村落与野猪的“战争”

点击数:  更新时间:2015-03-30 13:58  发布人:
    


  野猪,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也是一种繁殖力极强的野生保护动物。在广元市旺苍县五权镇,当地村民连日来频繁遭到野猪袭击,给大家的生命财产造成严重破坏。一边是野生保护动物,一边是赖以生存的口粮,村民们该怎么办?9月27日、28日,成都商报记者深入旺苍县五权镇山区,亲身体验了当地村民每天深夜艰难上演的“人猪大战”。

  新闻A面

  一个村落

  与野猪的“攻防战”

  9月27日晚10时许,旺苍县五权镇三溪村所在地漆山子山伸手不见五指,海拔1100米的山区略显凉爽。抢收玉米忙碌了一天的三溪村党支部副书记何绍衡,刚吃完饭便拖着疲惫的身子,拿起手电筒、瓷盆等工具,与村民何应雄、何吉满、何吉堂等人一起,向半山腰爬去。成都商报记者跟随何绍衡等人一道巡逻。

  人猪大战·防野猪

  近百人每晚上山敲鼓呐喊

  上山路上,只要有包谷、红苕地,处处可见农民守夜的茅草棚和吓野猪的草人等

  走到半山腰,一行人举目四望,大山深处无数颗“星星”如萤火虫般在山腰闪烁,“那是手电筒光,现在正是包谷成熟之际,每户人家都有一两个人出来了,如果哪家不上山守夜,不出10天包谷就要被野猪洗白。”何绍衡一脸无奈,“包谷可是山区农民的主粮啊!”

  何吉满家有条大黄狗,看似凶猛,可当何吉满用铁链子锁它上山赶野猪时,大黄狗却赖在地上无论如何也不去,“它曾吃过野猪的亏,不去就算了吧。”上山路上,只要有包谷、红苕地,处处可见农民守夜的茅草棚和吓野猪的草人等。

  成都商报记者跟随何绍衡等人在山中行走,随处可听见敲锣打鼓的声音,对面山头也不时传来村民的吆喝声,山头那边一声吆喝,山头这边随即回应。“我们这是互相照顾,现在全村青壮年大部分都外出打工,守夜的人多数是上了年纪的,但每晚仍有近百人在山中敲鼓呐喊。”何绍衡说。

  人猪大战·战野猪

  听到异响73岁老人敲锣大吼

  今年野猪已会分辨人的声音,对妇女儿童的驱赶声根本不怕,有时反而跟你雄起

  28日凌晨1时30分左右,一阵异响从背后包谷林中传来。“遭了!”73岁的何应雄老人立即冲出茅草棚,慌忙中抓起锣鼓就是一阵猛敲,一边拉开嗓门“喔……忽、喔……忽”大吼,一边快步朝包谷林跑去。等他跑到时,野猪已消失得无影无踪,上百株包谷倒在地上,一片狼藉。此时,各种音调的“喔……忽”声此起彼伏在大山深处响起。

  “尽管天天晚上严防死守,但最近短短几天,我家的包谷还是被野猪洗白了上千株,可连野猪的影子都没见到,这家伙现在越来越狡猾了。”说起野猪糟蹋庄稼,何应雄就一肚子火。

  何绍衡介绍,从去年开始,全村几乎家家户户搭棚守夜,男女老幼轮流上阵与野猪周旋。“可是今年野猪已会分辨人的声音,对妇女儿童的驱赶声根本不怕,有时反而跟你雄起。而且野猪还能分辨人的气味,好像只要闻到汗味,野猪就跑了,今年整个6队的人都没有种庄稼了。”

  十分钟后,包谷地再次传来响声。这次,何应雄不仅率先敲响了锣,更是在玉米地旁燃起了一堆火。何绍衡、何吉满、何吉堂等人同时站在玉米地旁发出吆喝声,挥舞着手中的棍子,妇女们更是将家中的铁盆盖拿出,使劲敲打。

  人猪大战·捉野猪

  追击千米用背篼罩住小野猪

  何兴权说,儿子拿起锄头准备砸向野猪,但野猪是保护动物,我只得喊儿子停手

  人猪大战中,三溪村2队村民何兴权略有战绩。23日一大早,一头野猪带着几头小猪崽袭击他家包谷地时被村民发现,刚刚起床的他和妻子、儿子随即拿起锄头、背篼追赶。

  “那些野猪比狗还跑得快,我们追了近千米后,眼见快追不上了,我就拿起锄头使劲往前面一扔,刚好砸在一头小野猪的前面。此时,这头小野猪立即往回跑,但其它野猪随即不见了踪影。”何兴权说,“见小野猪返回,我儿子立即拿起锄头准备砸去,但政府说野猪是保护动物,我只得喊儿子停手,并从妻子手中拿过背篼,一下将小野猪罩住,随后将小野猪带回了家。”

  27日晚上9时许,成都商报记者在何兴权家见到了被捉的小野猪,何兴权专为这头小野猪修了一个漆黑的砖混“牢房”。在村民多次鼓励下,身强力壮的何兴权鼓起勇气,手持木棍准备钻进“牢房”,打算将小野猪赶出来让大家一睹真容。不料,何兴权刚一打开“牢房”门,小野猪如离弦之箭,突然从黑暗的角落中冲出来,向何兴权发起攻击。何兴权连忙乱舞木棍,并迅速关上了“牢门”。可小野猪在2平方米的漆黑“牢房”中,虽然脖子被拴住,仍连续发起攻势,嘴里不停发出“嗡……嗡”的叫声,吓得何兴权不敢再次进入。

[1]
Copyright © 晋中beplay体育app苹果网 www.sxjzcoop.com 版权所有